昏夏

懒癌患者,已弃疗


漫威DC一家亲

[喻叶]young and beautiful

#荣耀大陆AU#
#OOC从未离开#
#这大概是虐#


在叶修45岁的某一天,他开始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

镜子里的他历经岁月洗礼,年过不惑身姿却依然挺拔,但眼角细小的皱纹提醒他,已不再是年少意气风发。

他点了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中,他有些恍惚,又忆起青年时刻……等到指尖灼热的痛楚将他叫醒,叶修才缓过神来,把烟狠狠碾碎。
冰冷的水几乎灼伤他的皮肤,叶修叹了一声,用毛巾擦去颓废。

于叶修而言,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 ,他是不畏惧这些的。
那他在害怕什么呢?
与恋人相处的日子日日递减和恋人在他死亡时的痛苦。
一想到这些,他忍不住的去揉太阳穴。
都怪他遇上了他都恋人,都怪他当初爱上了那该死的长寿祭司,喻文州。

喻文州感觉得到叶修最近的异常。
在亲吻时叶修僵硬的身躯,两人交谈时,对方时不时的失神。

这一点都不像他。

喻文州是个细心的人,他总是时刻的观察着身边人的一举一动,好把握全局。
但这次,也是他唯一一次出了差错。

他忘记了。

叶修即使在荣耀大陆上如何叱咤风云,但他终究是个人类。哪怕被冠以“斗神”之名,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
喻文州紧紧的抱着熟睡的叶修,眼中映着的是叶修黑发中藏着的几朵霜花。
喻文州感到恐惧从他都心脏蔓延开来,在他漫长而又孤寂的一生中,因为有了叶修的出现才开始焕发了生机。
而如今相濡以沫,执手共进的恋人老去甚至步入死亡,他却无法挽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衰老。

无力,却无可奈何。

这是叶修第六次照镜子了。
喻文州默数。

叶修看着衰老的自己,突然有些释然了。他侧过头,身边的喻文州正好也望着他。叶修看着那张最初两人初遇时依旧未变的容颜,心中一紧。

“叶修”喻文州开口。
“嗯?”叶修走向他,喻文州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人,一瞬间他回想起多年前万众瞩目的斗神如这般自信从祭坛处向他走来,眼中充斥的是深深的爱意与执着。
他忍不住环着叶修的腰,深深的呼吸着属于他的气息,最后他在叶修耳边呢喃。

“我爱你。”











“我知道。”

哈哈哈哈哈这又是我私藏了半个月的存货_(:з」∠)_,懒得码字啊qwq,这大概是懒癌晚期患者最后的尊严了把×
关于这篇文的构思是来自那首《young and beautiful》。只是突然就想码这个梗了,(然后发现我不适合)觉得自己还是写那种逗比风会好一些,我觉得这是我写all叶的最后的一篇抒情文了。
最后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9)